耽美小说 - 都市言情 - 我在诸神病院当院长在线阅读 - 第14章 轻松了

第14章 轻松了

        尼格斯嘴角含笑,将茶壶送到叶飞歌面前:“尼纳,你弟弟也很想你,快抱抱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飞歌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要想治好她的病,只能顺从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还能怎么着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叶飞歌接过茶壶,很柔情地抚摸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模样,妥妥的精神病患者!若是被别旁人看到,说不得又要去星光精神病院呆上一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抚摸茶壶,一边偷眼打量那些‘兄弟姐妹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好奇它们是从哪里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晚,这室内不是只有一把茶壶和一个药瓶吗?

        目光所及,顿时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‘兄弟姐妹’,大多是贴着标签的药瓶,其中一瓶的标签上,写着‘哌醇氟啶’四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飞歌嘴巴越张越大…

        哌醇氟啶?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药方上的一种药吗?

        星光精神病院那位‘地中海’医生,果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,难怪头发都快掉光了!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现实世界中的药,怎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诸神病院的药,跟现实中是相通的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叶飞歌又激动了!

        他将手中的茶壶塞给尼格斯:“母亲,你先抱抱弟弟,我去方便一下去就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要快点回来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凭着在星光精神病院住院治疗时的记忆,叶飞歌飞快地来到了门诊部。

        药房的门大敞敞地开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应该就是尼格斯打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她身边也不会突然多出那些‘子女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飞歌快步走入,在排列成墙的药柜前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药物种类繁多,大多数是治疗精神类药物,包括他刚刚从尼格斯手中看到的哌醇氟啶在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飞歌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早该想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既然是医院,自然就有药房;既然是诸神病院,那这里的药自然都是针对神明体质的特殊药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会治病,也无法将现实中的药物带来这里(即便可以带来,肯定也是毫无疗效),但并不妨碍他治疗自已的1号病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现实中获得药方,在这里找到相应药物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来,他就可以胜任医生一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,一下子变得简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眼、有手、识字,就可以治病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叶飞歌照方抓药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就挑齐了‘地中海’所开药方上的药物,然后迅速回到尼格斯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极尽坑蒙拐骗之能事,才让她相信自已确实生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带朵小花的这一瓶,每天吃三次,每次吃两粒;有根绿草的这一瓶,早晚各一次,每次吃一粒…还有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尼格斯没有说话,也没有看那些药瓶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定睛看着叶飞歌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飞歌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…还是我来喂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指望一个重度精神病患者自己吃药,确实不太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飞歌这么一说,尼格斯笑得更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叶飞歌身上,她感受到了满满的孝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很享受这种天伦之乐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她表现得很顺从。

        服侍尼格斯吃过药,叶飞歌就找了个借口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回归现实后,很快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才十七岁,不分白天黑夜的劳作,很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觉,他睡得很香甜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再进入那个梦境,而是做了一个属于自已的梦。

        骤然响起的闹钟铃声,敲碎了叶飞歌的美梦。

        推开房门,一眼就看到姑姑正在门口换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姑,今天上班这么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厂里又来了批大订单,要我们加班赶工。姑姑走了,你们记得吃早饭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姑姑刚刚打开门,叶飞歌突然喊道:“姑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飞歌怎么了?是不是又要交资料费?要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姑姑缩回右脚,飞快地在挎包里翻找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交钱,是我要告诉你个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姑姑疑惑地道:“什么好消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飞歌一把摘掉墨镜:“姑姑,我能看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    廉价挎包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看见了姑姑!我的视力彻底恢复了!!”

        姑姑整个身体退回屋里,手脚在颤抖,嘴唇也在颤抖:“真的能看见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姑姑伸出三根指头停在叶飞歌面前:“这是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指头变成五根:“这是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姑身上的衣服是什么颜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青色!我真的好了,姑姑!”

        姑姑一步跨出,紧紧地抱住叶飞歌,更咽地道:“见到光会不会疼?模糊吗?有重影吗?有没有光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都没有!姑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飞歌的声音也有些更咽。

        拥抱一阵后,姑姑松开手怔怔地看着叶飞歌的眼睛,泪水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她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鱼尾纹笑成一朵怒放的花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近四十的她,这一刻像是一个得到糖果奖赏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十年来,她的情绪从未像现在这么激动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姑父跟她离婚时,她也表现得很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姑姑抹了把眼泪:“好好,我们家飞歌终于熬出头了!近段时间要保护好眼睛,不要看太阳和电灯,也不要看那些焊接火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姑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姑先去上班,今晚都早点回来,我们一家子好好庆祝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姑姑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姑姑走了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姑姑转身离开。步子变得轻快了许多,嘴里还破天荒哼起了不知名的曲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目送姑姑离开后,叶飞歌双眼通红地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同样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转过身后,他却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表弟杨朗抱着小黑狗无声无息地站在房间门口,双眼同样泛着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弟俩就这么对视了几秒,突然同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恭喜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弟弟,这些年让你跟着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自已这个废人的存在,姑父才会离婚。

        家中少了顶梁柱,杨朗的生活质量急剧下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从无怨言,一直把叶飞歌当亲哥看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吃饭吧哥,先上学,晚上咱们再好好庆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黑狗从杨朗的怀里探出头来,舔了舔叶飞歌的手,兴奋地叫道:“汪!”

        它也不知是因为今晚有好吃的而兴奋?

        还是为叶飞歌重见天日而兴奋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出乎叶飞歌意料的是,竟然没有警察找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常而言,同时离奇死亡两个学生…这已是大案。叶飞歌、张飞和姚滚作为与死者同行的目击证人,是会被传唤到警局做笔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也会被反复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都案发两天了,警局仍然没人来找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