耽美小说 - 都市言情 - 和好看的你在一起在线阅读 - 第七章 前男友陆隐

第七章 前男友陆隐

        大家熬了一夜改的图最后终于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休息了一天,柯怡一上班就听到了这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。”路过前台的时候,她发现前台的小妹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进公司里,她发现其他人也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柯总,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平时很少跟自己说话的财务总监来跟自己说话,脸上的笑容还很不怀好意,柯怡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小步,笑着问:“乔总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跟财务总监乔袁飞是很多年的同事了,关系却一直不太好。原因是柯怡刚毕业来公司的时候,乔袁飞看她什么也不懂,也不知道她认识南封,频频对她示好。重点是他结婚了,而那时候他老婆刚刚怀孕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很恶心这样的男人,就跟他翻了脸。结果乔袁飞就开始处处刁难她,总在她的报销单上找错误,让她一次两次三次地改,每次她申请的款项也是一拖再拖。最后她气不过告到了南封那里,乔袁飞也是那时候才知道柯怡跟南封的关系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封出面了,他当然不敢在明面上为难柯怡了,但是私底下小动作还是很多。他一直在到处说柯怡能坐上设计总监的位置是靠的南封,她跟南封的关系不简单。这两年他甚至开始拿柯怡的年龄说事,说她这么大的年纪还没有男朋友实际上是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乔袁飞笑眯眯地打量着她说:“连客户都能搞定成男朋友,柯总为公司的项目奉献了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这才知道她跟边册的事在公司传开了,见其他部门有的同事在看热闹,她笑了笑对他说:“乔总过奖了。我这人一向公事私事分得很开,男朋友是男朋友,客户是客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袁飞实际上长得还不错,三十多岁,五官端正,打扮也很得体,可是他恶意的揣测和话里有话的样子让柯怡觉得特别猥琐,一句话也不想跟他多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走进办公室,小孙很快跟了进来,气愤地说:“老大!乔袁飞那个老男人又到处说你的坏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一边整理着办公桌一边说:“我知道,他还当我的面说了。”昨天凌晨离开得太匆忙没有收拾,她的桌上都还是废图纸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孙替她气愤了一阵后又神神秘秘地说:“不过老大,边册真的太帅了,也不像网上说的那样不好相处,昨天他对我们都很随和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顿了一下,像是恍然大悟,提高了声音说:“秦放和边册的关系那么好,我明白了,上次网上传你们绯闻,其实也是因为边册吧?你是因为他才认识了秦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柯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,那老大,我还是有机会见到秦放的!”小孙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根本没打算继续搭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她的手机亮了一下,看是南封的消息,让她去他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到的时候南封正背对着门口。他的座位后面是一块落地窗,能够俯瞰s市的东城区。他好像永远没有慵懒的时候,无时无刻都保持着端正,尽管只是一个背影,也能让人感觉到他的优雅和对细节的追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个对细节追求到极致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南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的声音让南封转过了身。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他转身的那一刻,柯怡感觉他的眸光是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封朝她做了个手势让她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柯怡走到他办公桌前坐下,他带着审视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柯怡并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男朋友是边册?”在她坐定后,他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还是她认识了好多年的南封,柯怡现在却觉得他跟平常有些不一样。她半开玩笑地说:“怎么不替我高兴?咱们这儿可是尼姑庵和尚庙啊,我也算开了个好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封温和地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只当他今天有心事,笑着继续说:“你这样子好像黑心老板,公司没有制度说不能谈恋爱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封轻轻地叹了口气说:“他是客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语气里的无奈让柯怡脸上的笑容停滞了一瞬,有种不好的预感。她笑着问:“公司制度也没有说不能跟客户谈恋爱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她目光直视着他,很坚定。让她意外的是,她从南封的神色里看出他并不支持她跟边册谈恋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本来是想今天上班告诉南封她跟边册的事情的,顺便约个时间一起吃个饭。她想得到的是他的祝福,却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对视了一会儿,南封像是投降了一样,最先收回目光。他担忧地说:“但是现在公司里有些传言对你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到传言的事情,柯怡就想起了乔袁飞,她心里有些烦躁。她认真地说:“我知道,但是那些都是假的。我争取客户、竞标靠的都是实力,并没有其他的。”从毕业开始跟着南封,他们除了是朋友外,他更像是她人生的指向标,她内心对他是信服的,所以在他面前总是像刚毕业那时候一样真诚,毫无保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别人不知道。”南封站了起来,一边说话,一边给她冲咖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传言对我个人没什么影响,因为我有底气。”柯怡说,“你不看好我跟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话让南封手上的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刚刚好,咖啡冲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咖啡递给了她:“柯怡,边册的条件很优秀,但是他的光芒太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因为经常熬夜,柯怡对咖啡非常依赖,每天至少一杯,多的时候要四五杯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封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,目光慢慢凝重起来,说:“你跟他在一起,也许不但得不到提升,反而会受到影响,甚至伤害。我记得那时候跟秦放传出绯闻的时候,你还很清楚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看着手上的咖啡杯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南封说得对,自己也懂这个道理。不过,跟秦放传绯闻的时候她之所以能保持理智,是因为她不爱秦放。她当时觉得自己能保持绝对理智,是因为没有遇上爱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我也有我的私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封这句话声音不大,但是足以让柯怡听得很清晰。她惊讶地抬起头,对上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眼中依然是温和、包容和优雅,但除此之外又多了些别的,那是他始终深藏在眼底的情愫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看得清楚,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封,我——”她跟南封之间确实有着超越友谊的情感。这种情感在他们两人都没有恋人的情况下或许会发展成爱情,但绝对不是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是不想让柯怡陷入尴尬的情境下,南封没有继续点破,而是转移了话题说:“接下来一到两周我都在外面出差。四个会议两个论坛,大部分时间应该都在飞机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又要去出差?”柯怡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封点了点头,继续说:“我去出差这段时间公司里应该没有什么大事,如果有,决策权交给了董事会。你只要带好手上的项目就好了。今天公司的谣言有些多,我给你放个假,你一会儿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封的关照让柯怡很感动,同时也很怅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感情就像他的人一样,从不给人压力,让人如沐春风,只是她已经有了爱的人,没办法回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爱情不仅是要有对的人,还要在对的时间。有时候,时间不对,错过就是错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都看到柯怡从南封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神情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两人共事这么多年,有过不少争吵,大家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都是方案被驳回后,柯怡气冲冲地拿着图纸去跟南封讲道理,而南封每次都是以优雅温和的态度面对她。他能把柯怡哄高兴了心甘情愿地回去改图,好像春风化雨,冰锥遇上太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柯怡第一次露出这种神情,再加上没多久柯怡就拿着包离开公司了,大家猜测他们吵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柯怡跟南封不合的传言就传遍了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是个周末,柯怡正好连休三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公司出来,她打电话给了边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去上班就想我了?”他的语气依然那么恶劣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柯怡的心情明朗了许多。她脸上密布的乌云终于散开,勾起嘴唇说:“我今天休息,可以连休三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边册低低地笑了一声:“那么来我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声音本来就好听,通过电话传过来更带着一种别致的低哑,像是有细细的颗粒心里摩挲,柯怡心中悸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语气不自觉地放柔了,说:“我想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,边册思考了一下,说:“去z市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强势的男人并不讨人喜欢,但是边册的强势总是能用在刚刚好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现在,柯怡心情低落,说想出去走走,语气里还带着点儿撒娇的意思,就是想依赖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停顿几秒的时间,就给出了意见。询问的方式让柯怡觉得得到了尊重,而相比纯粹的询问,他的话语里给出了准确的目标地点,又在实际上替她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回答不犹豫,不拖泥带水,带着男人应有的果断和主导,而细节处又很绅士。

        z市与s市的距离并不近。柯怡虽然知道以边册的性格,说去z市就是要真的带她去的,却没想到这次行程还有别的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公司外挂了电话,她就回家收拾东西跟边册一起去机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挑了z市?”去机场的路上,柯怡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勾唇一笑,没有回答,有些神秘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又问:“你出去了金坷垃和小奶狗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好秦放最近不用拍戏,我交给他了。”边册笑了笑说,“你别操着么多心,我都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没好气地挑了挑眉说:“你是嫌我啰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飞机落地,在z市的机场看到广告,一路上在柯怡心底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带我来看航展?”

        边册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她,挑着眉故意问:“不喜欢?”

        z市的航展两年一次,是国际性专业航空航天展览,也是国内唯一被批准举办的国际性专业航空航天展览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会不喜欢?

        跟陆隐分手后,柯怡像是在较劲一样关注起了航天航空,从民航运输机开始,到直升机、武装直升机再到战斗机,不就是能飞上天的东西吗?有什么不能懂的?她想证明给他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收藏了许多模型,一些没有模型的她就自己画图纸研究结构和比例做模型,虽然这些模型做出来不够精确,细节上也有很多错误,但是渐渐地,她在其中找到了乐趣,从一个小白变成了航天航空的爱好者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她彻底放下了陆隐,这份业余爱好却没有放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诚实地说:“当然喜欢。”说完,她笑着挽上了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的身材高大,柯怡虽然看着纤细,个子也不是很高,但好在这些年职场上的锻炼让她自有一种干练独立的气场,无形中拔高了形象,让她站在他身边的时候不会太娇弱,太不搭,相反,她身上的那种精致,跟他很相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依赖的动作让边册十分受用,他心情极好地勾着唇说:“你可以想一下要怎么感谢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暗示的目光带着让人心跳的热度,柯怡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轻笑了一声,俯身在她的耳边说:“放心吧,航展要走很多路,你明天要是走不动,我会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耳郭,使她耳朵附近敏感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论起段数,她始终没办法高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和柯怡刚好赶上了z市航展专业日的最后一天,从明天开始,航展就要向公众开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没有问边册是怎么弄到专业日的票的。他这样的人,只要想要,总有办法弄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z市航展主要以实物展示、贸易洽谈、学术交流和飞行表演为主,专业日来的大多数是专业人士以及媒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展馆很大,一共分为八个区域以及一个户外部分。前七个区域都是供应商,柯怡因为不是很懂,只是走马观花地看了看,但是走一圈下来已经很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飞行表演去不去看?”边册笑着看了眼她执意要穿的高跟鞋。

        过来前,他给她打了预防针,告诉她会走很多路,建议她穿平底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偏偏不,说自己以前逛再大的设计展览都是穿的高跟鞋。

        知道她是小看了逛航展的运动量,不想她的脚受罪,他本想强制地把她的高跟鞋脱下来的,却因为她一句“我走累了你可以背我啊”听之任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好吃她撒娇这一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飞行表演当然要去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需要我背你吗?”边册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场合下让他背着有些不好意思,柯怡咬了咬牙说:“不用,我还能坚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到户外的时候,停机坪上的九架飞机刚刚准备起飞,前四后五的队形十分漂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红箭?”柯怡下意识地说出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英国皇家空军“红箭”是当今世界享誉盛名的飞行表演队,机型是很经典的教练机。她曾经在视频里看到过好多次,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带她来到了一个比较阴凉的地方,与她并肩看着即将起飞的“红箭”说:“是的,这是红箭第一次来国内表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九架飞机就起飞了。前四后五的队形,最先离地的却是后面五架飞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轰鸣声,它们向场外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与许多人一样,盯着“红箭”消失的地方,等着它们绕场馆外一周后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地的轰鸣声比视频里要大多了,震耳的声音把她身体里的血液点燃,她很少有这么激动的时候,心跳得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低头看向她,觉得她因仰起头而露出的颈项漂亮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鸣声随着飞行表演队的离场消失,随后又隐隐传来。他勾了勾嘴唇,伸手抚上了她的脸,食指划过她侧脸的轮廓后与拇指一起停在了她精致的下巴上,然后手上稍微用了些力指引着她说:“抬头看身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他的指示,柯怡回头,惊喜地发现九架飞机从身后出现,迅速飞过了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它们来到空地正中央,以编队的形式垂直上升,过程中队形变成菱形,然后右转到达了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家的掌声中,它们再次变换队形,向上拉起后盘旋出了s形,启动拉烟系统。飞机声轰鸣巨大,白色的烟带在空中留下来飞行的轨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阿波罗队形。”每当编队变换队形的时候,柯怡耳边总是能听到边册低沉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炫耀,不是得意,他的语气很平静,像是在静静地引导和带领。他的声音没有被飞机的轰鸣声掩盖,而是以不同的频率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柯怡从前始终都在航天航空的门坎处徘徊,那么现在,他以一种温柔、循循善诱的方式把她真正带进了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业界混到了现在这样小有成就,柯怡心内是很骄傲的,带着后辈的她很少有被人引领着的时候了。但此刻她好像又变成了一个起步者,追随着值得信仰的人和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场精彩的飞行表演后,带着不能平息的心情,柯怡又跟着边册去了地面装备动态展示区域,这是这一届航展新增的项目。

        地面装备柯怡了解得更少了,几乎完全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,她只是随口一问,谁知道从坦克到步兵战车,再到突击指挥车,她身边的这个男人几乎全都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渐渐地,她的目光不再落在那些精良的战车上,而是落在边册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她现在对他有些崇拜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就是崇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职场这么多年,见过的客户、做过的案子不在少数,早就过了小女生的年纪,眼界也不是小女生可比的,现在却像小女生一样崇拜起了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注意到她的目光,边册看向她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总是那么敏锐,像一头蛰伏的野兽,能够感受到身边任何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这么多?”柯怡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前他在她眼里只是个性格嚣张恶劣、连自己家的项目都不在意的土豪,可是他在某些方面的见识和见解比一般人都深刻,好像灵魂里藏着另外一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目光对于男人来说特别受用,尤其是来自喜欢极了的女人。边册唇边的弧度扩大了一些,提醒说:“我以前是个军人,你难道忘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他以前是个军人。可是,她每次见他提起这件事的时候,他眼底总会很沉,好像这其中还有别的故事,让他讳莫如深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十多分钟的地面装备动态展示结束后,他们来到了最大的综合类展区。

        实物展示也是柯怡最感兴趣的一部分,她终于近距离地看到了歼-20,还看到了首次亮相的歼-31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展示区域还有一个亮点,就是在下午一点的时候会有在太空执行任务的宇航员现场连线,而他们刚刚好赶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场有一块很大的led屏,很多人围着,还有很多媒体拿着摄像器材,有些拥挤。

        宇航员在太空的生活对普通民众来说十分神秘,当屏幕上画面亮起的时候,大家一阵惊呼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主持人的引导下,宇航员甚至还跟大家打了招呼,气氛很热烈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原本是跟边册站在一起的,可是等连线结束后,她发现边册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跟他走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他那样的人气场很强大,在人群里也很好找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边看着四周,一边拿出手机准备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她在人群里听到了有人叫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回头,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惊讶地说:“徐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以为看错了呢,真的是你啊。好久不见了,柯怡。”徐为身形很瘦,戴着一副眼睛,斯斯文文的,一身的学术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有些感慨地说:“是好久没见了,你是来做学术交流的?”徐为跟她同届,是航天学院的校友。她跟他认识还是因为陆隐,因为他是陆隐的室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我们是来做学术交流的,顺便长长见识。”徐为笑了笑说,“对了,陆隐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眼皮一跳,怕什么就来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上个月开着直升机去了航天院后,她就彻底放下陆隐了,现在实在没有见的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他,她就会想到自己以前做的许多事情。当时她觉得是为了爱情,现在看来特别傻,简直就是黑历史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——”柯怡正要找借口离开,刚开口就看到面前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陆隐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年前再次遇到他,她用尽自己所有骄傲提出复合被拒绝后,就再也没见过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原来是那种运动型的帅气,就是许多女生喜欢在篮球场偷看的那种类型。但自从五年前家里出了事之后,他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从张扬变得沉默和稳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之前一直觉得突如其来的稳重与他的外表有些不相符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年没见,那股沉默好像彻底跟他融为一体了,一身简单却整齐的打扮显得学术气息很浓,只是他的眉眼里还隐约带着当初的少年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性格会变,长相却是不会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是天生长着一张阳光帅气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在徐为激动的目光下,柯怡笑了笑。她的笑容里没有怨恨,没有不甘,也没有窘迫,只有把前尘过往放下后的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隐似乎也没想到会遇见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他的语气和笑容都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目光相触,都想起了不久前柯怡开着直升机去航天院玩花式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柯怡来说,她做的事有些矫情,难以拿到台面上铺开了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陆隐来说,那是种示威,是打脸,狠狠地打了他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隐打量着柯怡,即使在这么炎热的天气下来看展,她的妆容依然清爽,而且穿着高跟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她离开他后变得很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生活精致讲究,而他一心搞学术研究,一个肆意,一个严谨,完全是两种活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觉他们两人间有种说不出的尴尬,徐为只好来活跃气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柯怡,你怎么来这里了?没想到你也对航天航空感兴趣。”他作为陆隐的舍友,也是看着他们从在一起到分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隐下意识地就想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他自作多情,而是柯怡确实是为了跟他较劲,去了解了很多相关的知识,甚至还真的做到了买一架直升机开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笑了笑,准备说话的时候正好有五人结队走过,身旁还有举着相机的媒体跟随。他们挤得她不得不朝旁边移了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。”一只手忽然伸出来隔空挡在她身旁,帮她隔开了人群,然后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看向陆隐,只见他收回手后依然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旁边的徐为笑得别有深意,说:“你们这样,让我想起了上本科的时候你们谈恋爱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和陆隐都没有接他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默契的沉默让陆隐看了柯怡一眼,目光微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一次见面的时候,陆隐的态度不是这样的。摸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,柯怡礼貌客套地说了句“谢谢”,然后回到了刚才的话题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跟我男朋友来的。”说到这里,她自从看到陆隐就开始紧绷着的肩膀慢慢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还期盼他们能破镜重圆的徐为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,他偷偷看了眼还是面无表情的陆隐,干巴巴地说:“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出他语气里的惋惜,柯怡有些疑惑,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是替陆隐遗憾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曾经以为自己永远忘不了陆隐,永远都会活在执念里,可是边册的出现,拯救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忽然很想见到他,拥抱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我男朋友走散了,我打个电话给他。”她抱歉地笑了笑,拿出手机拨通了边册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完了?”电话接通,边册的声音响起,听着好像比平时更加低沉了,三个字上扬的语调给人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看着没有离开的陆隐和徐为,柯怡把到了嘴边的“我想见你”四个字改成了“你在哪儿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在原地,我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挂掉电话,柯怡回味起电话刚接通时边册的语调,后知后觉地感觉出了些什么,那种难以描述的感觉像是——落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是专业日,你男朋友也是这个行业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为的声音让柯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摇了摇头说:“不是。”仔细想想边册好像整天都没什么事,也没有什么正经工作,就是个富二代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徐为也没有再问下去,而是热情地说:“等你男朋友来了,我和陆隐可以带你们在这里逛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让前男友带着自己和现男友逛?

        柯怡觉得徐为这个提议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本以为陆隐会直接拒绝,谁知道他居然没有出声,像是也默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忍不住看了他一眼,然后客气地对徐为说:“不用了。我们一大早就来了,也逛得差不多了,下午还有事。等回了s市,我请你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三个人都知道这是场面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徐为识趣地没有坚持,而是转移了话题跟柯怡聊起了过去在s大的事情,偶尔带上陆隐说两句,气氛还算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柯怡感觉到左侧的光影发生了变化。随后,她的手被一只宽大的手握住。熟悉的气息让她的笑容柔和起来,刚要开口介绍,却听见陆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语气生硬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她感觉到握着自己的那只手僵了僵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跟陆隐认识?

        她抬头看了看身旁的边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眉毛微微皱起,那双总是让她心惊的眼睛里漆黑一片,连惯有的笑意和恶劣都被无尽的漆黑吞没了,什么情绪也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又去看陆隐,惊讶地发现他正看着边册,唇边带着一抹嘲弄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隐看了眼两人交握的手,原本凌厉的目光忽然变得复杂起来,语气里也带着一丝难明的意味,问:“他就是你的男朋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点了点头,陆隐的语气让她觉得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向边册,正好边册也朝她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陆隐,我的——前男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说完,突然觉得气氛特别不对,她尴尬地问:“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,在介绍陆隐是她前男友的时候,她隐约感觉到边册握着她的那只手缩了缩,像是要松开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她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隐冷笑了一声说:“怎么会不认识?他以前是我哥哥的队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你哥哥的队友?”柯怡惊讶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隐有个哥哥,柯怡曾经见过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哥哥是预备宇航员。五年前,也就是他们大四的时候,他的哥哥在一场训练中发生了事故,不幸牺牲了。这对陆隐一家打击都很大,也是因为这件事,陆隐决定洗心革面,不再混日子,跟她提出了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不知道,他以前也是个预备宇航员。”陆隐的语气越来越冰冷,“或许看不出来,但这是真的。他曾经是同一批人里最优秀的,要不是发生了一些事,你今天在屏幕上看到的宇航员可能就是他。你可以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竟然曾经是预备宇航员?

        柯怡不由自主地看向边册,她从没见过这样的边册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时,但凡有一点事不顺心,但凡有任何看不惯的人,他都会明显表现出来。要是别人让他不顺心,他肯定会加倍还回去。可面对陆隐明显的嘲弄,他竟然默不作声,再也没有了嚣张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心里的疑问太多了,但是直觉告诉柯怡现在不是问他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了看徐为,只见他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,猜到他是知道其中原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柯怡沉默着的时候,边册终于开口了:“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。你哥哥的事,我真的很抱歉,当时年轻,我有些事做得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难道陆隐哥哥的牺牲跟他有关?

        从认识边册开始,柯怡见过他安静的样子,见过他恶劣的样子,也见过他在发生山体滑坡时毫不犹豫地加入救援的样子,却从来没见过他向谁低头、用这么歉疚的语气说话。他是她见过的最有魅力的男人,在她心里的形象一直很高大。猛然见到他低头,她并没有觉得他的形象崩塌,而是觉得心软得不行,很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隐冷笑一声,没有回应边册的道歉,显然是不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专业日的最后一天、再加上有很多整点活动,大展厅里人很多,尤其热闹,但是他们之间的气氛却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柯怡带着些娇气的声音打破了僵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穿着高跟鞋走累了,我的脚疼得站不住了,能不能回去?”虽然很多疑惑都没有解开,但是她毫不犹豫地站在了边册这边,想跟他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手里握着的那只纤细柔软的手反过来握住了自己,边册的手心感觉到了温度,看向身边的女人,眉头慢慢舒展,目光柔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终于松了一口气,她又看向陆隐和徐为,抱歉地说:“我实在是累了。等回到s市,我们再见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隐没有说话,徐为却帮忙圆场说:“穿着高跟鞋走了这么久你也是厉害,快回去休息吧,我们一会儿也还有个会。咱们都在s市,有什么事回去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脸上虽然是笑着的,心里却有些感慨和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太聪明了,不仅什么都不问,还用撒娇的语气轻而易举地化解了这不知道该怎么收场的局面。这么好的女人,他替陆隐惋惜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感谢地朝徐为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转身离开的时候,她听到了陆隐再次开了口。虽然现场的人很多,很嘈杂,但是每个字她都听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柯怡,如果我哥哥没有出事,我们就不会分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的身体僵硬了一下,同时僵硬的还有她身旁与她牵着手的边册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出航展的场馆,柯怡松了一口气,和边册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隐的最后一句话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震荡,如同一块巨石砸进了水中,激起的波澜久久无法平息。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看向边册问:“我们回酒店?”

        边册看向她勾了勾嘴唇,唇边的那抹笑意没有到达眼底。他像是在打量她一样,目光有些复杂地说:“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垂了垂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隐最后说的那句话,间接地表明了他哥哥的牺牲跟边册有关,也导致了他们后来分的手——可以说他们的分手间接地跟边册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话语里的深意相信边册也听明白了,他跟她只是互相不点穿,不深究,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    垂下眼睑到再次抬起只是一个瞬间的事情。再次抬眼的时候,z市强烈的阳光刚刚好照进来,让柯怡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使得她的脸看起来明艳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虽然很好奇,但是这些不是最重要的。你可以找个合适的时候再跟我说。”比起了解那些过往,她更在意的是他现在的感受。直觉告诉她,那会是一段不轻松的过往,他暂时并不是很愿意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看了她一会儿,忽然笑了起来,说:“你怎么这么懂事。”懂事得让他心软,让他恨不得捧在心尖上来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柯怡的懂事也不是天生的。换成是几年前,以她的脾气肯定会选择当场就深究到底。但是现在,她已经二十八岁了,积累的阅历让她慢慢开始沉淀下来,内心变得宁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她发现自己很爱他,看不得他落寞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