耽美小说 - 都市言情 - 和好看的你在一起在线阅读 - 第六章 AJ事务所

第六章 AJ事务所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工作上一直都很忙,边册养伤那几天去看他的次数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那边有人照顾,柯怡也不担心,只想在他养伤的时候抓紧把项目的前期做完,然后空出些时间好好谈恋爱。等边册的伤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,她负责的项目前期也做得差不多了,可是紧接着却要出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公司有发展国外项目的计划,外加德国的aj事务所计划在国内落一个项目,正在寻找国内的合作伙伴,为了争取这个机会,柯怡就跟南封一起去了趟慕尼黑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之前发生了许多事,柯怡一直没想起来之前南封说过的出差的事,所以一直到了出差前一天的晚上,她才发消息告诉边册这个消息,天没亮就坐车去机场了,根本没有给边册反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女朋友要去国外出差,自己却几乎是最后一个知道的,边册的态度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最近的心情好像特别好。”南封今天穿着一身带细条纹暗纹的西装,配一条纯色领带,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衫,手上正绅士地帮柯怡拿着笔记本电脑,无论是走路的样子还是脸上的神情,都透着一股一丝不苟的斯文严谨,再加上身材高大,引得机场里许多女性关注。

        正看着手机屏幕的柯怡抬头朝他弯了弯唇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认跟南封那么熟,这种小表情小动作做多了没什么特别的,却不知道此刻的她满脸都写着“幸福”和“甜蜜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办完值机以后,他们直接走向了安检。

        巧的是今天国际航班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男朋友了?”南封像是随口一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男朋友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进展速度有些快,边册也就提过一次她是他女朋友,一切好像是顺其自然一样,甚至有仪式感的承诺都没说过,情话更是说得少,尤其是她连他的过去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每一点单列出来都能让人非常没有安全感,柯怡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,背后终于有了依靠,心里像是认定了他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心情很好的她决定保留一些神秘感,说:“算是吧,等回来介绍给你认识。”说完就轮到了她过边检。

        落在她后面,准备往前走的南封脚步微不可见地顿了一下。他看向在窗口等待过检的柯怡,目光深沉。

        登机前,柯怡突然收到一条银行发来的短信提示,说收到边册向她的储蓄卡账户转账存入人民币三十万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钱不多不少,正好是她转给他买直升机的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去过航天院后,她曾经跟他说过不要那架蜂鸟ec120了。三十万买的,她不敢随便倒手卖出去赚个几百万,留着不卖她又没有停机坪停放,而且也养护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却说他的东西出去了就没有再回来的,他可以把停机坪借给她停放,还能替她保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三十万,柯怡忍不住打了个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料到她肯定会打过来,铃声响了一下,边册就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你把钱退给我了,咱们钱货两清,那架蜂鸟也物归原主了吧?”柯怡站在登机口旁边的栏杆前,隔着玻璃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玻璃上的人影清晰,映着她唇边一抹甜蜜的笑,也映着不远处往这里看的南封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跟我提‘钱货两清’,是不是想跟我分手?”他没好气地说,“那架蜂鸟还是你的,当我送你的,替你保养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强行送礼?

        正当柯怡因为他的强势有些生气的时候,他又补充了一句,说:“另外还送你一个驾驶员,终身免费使用的那种,技术好,随便怎么用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因为他最后那句十分有歧义的话脸红了一下,有气又恼地说:“你快闭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蜂鸟ec120停在他家的停机坪上,也是他开,跟是他的没什么区别了,她这样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收起不正经的调笑,叮嘱说:“好好照顾自己,其他的回来再跟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尼黑和国内有七个小时的时差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刚工作那两年,经常跟南封东奔西跑,那是他事业刚起步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封来自书香门第,父母都是s大的教授,他却不顾父母的反对选择了从事建筑行业。从小受父母影响,他养成了温和的性格和严谨的处世态度,但柯怡知道他实际上固执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记得第一次跟她出差是去的z市。那时候她虽然是设计专业毕业的,但是到了客户面前却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懂,紧张得只能躲在他身后。也是那个时候,她才知道看上去谦和的他在谈合同的时候是多么强硬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跟他一起应酬,陪客户喝酒,她的酒量和交际能力都是那两年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随着公司的发展,后来这种情况就渐渐少了,大多都是他带着助理去谈重要的客户,她在办公室里带着设计部的同事们出图、做方案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还是有些怀念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飞机落地后,柯怡和南封花了一天时间调整时差,随后先去见了下aj设计师事务所的负责人泰勒女士的助理凯特小姐。

        aj设计师事务所的负责人泰勒女士是一名伊拉克裔女设计师,得过许多设计界的大奖,是为数不多的受到国际认可的女建筑师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和南封先与她的助理凯特小姐进行了一次面谈,并且把见泰勒女士的时间定在了一天后。面谈的期间,他们了解到aj事务所最近正在进行位于柏林的一个战争纪念馆的设计。为了给泰勒女士留下个好印象,也为了能得到国际顶级建筑师的指导,柯怡和南封商量之后决定回去出一些概念图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天回去,柯怡就把自己关在了宾馆房间里,一边查阅资料一边画草图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能跟泰勒面对面交流自己的设计,她就很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了一个晚上加上一个白天,她勾勾画画了很多东西,却都不是很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晚上,南封带着咖啡和食物敲响了她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她的时候,南封愣了一下问:“你从昨天到现在睡了几个小时?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的眼睛有轻微的近视,平时几乎不戴眼镜,但是需要高强度工作的时候就会戴上框架眼镜。此时,她的长发被绾起,插上了一支铅笔,前面掉下来的碎发被用一个黑色的大夹子夹了上去,身上穿的是简单的白色t恤和宽松的居家裤,纤细凹凸的身材完全被掩盖起来,不讲究、不在意细节的样子完全不像平时的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四五个小时吧,还好。只是想法不多。”她一边转着手里的笔,一边往回走,皱着眉思考的样子让她看起来很专业,“我发现短时间的创作对我来说还是有些难的,尤其还是没有接触过的战争纪念馆。”平时工作虽然急案很多,但那些急案大多是有模板可以套进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封找到还没有被柯怡的图纸霸占的床头柜,把装着食物的纸袋放下,然后把咖啡递给了她,语气温和地说:“先喝点东西,不要着急慢慢想,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好趁着吃东西的时候查查资料。”柯怡坐到了床边,一只脚垂在床外,一条腿盘起,电脑就放在她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封看着她一边吃东西一边专注地看电脑的样子,笑了笑,坐到了柯怡原来画图坐的位置,侧着身体拿起了桌上不成形、几乎看不懂的图纸一张张翻着,时不时抬起头看看她,眼中带着宠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渐渐变得安静,只有柯怡吃东西时细微的声音还有南封翻图纸的声音,两人却都不觉得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想用曲线营造肃穆的空间氛围?”看完了柯怡那些随手画的图,南封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画了不下五十张的草图,这些图真的很潦草,很多都是她随手勾画的,有的甚至只有两三根线条。一般来说,这些构思过程中的草图只有设计师自己能看懂。但是南封跟柯怡很默契,柯怡刚工作那会儿,因为想法不成熟也不自信,很多时候都要跟南封讨论,也是那个时候练就了南封理解柯怡草图语言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柯怡抬起头,皱着眉说起了自己的困惑,“一般流畅的曲线代表轻盈、欢快,甚至愉悦,而严肃或者是让人沉思的气氛多用直线结构,结合光影、材料来表现,我这样是不是有些剑走偏锋?”他们是搭档了许多年的伙伴,交流起来很流畅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封低低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的确很危险,因为太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无力地朝后倒下,仰躺在床上看着吊灯说:“一开始我是有点想法的,可是渐渐发现靠着这些想法走不下去了,我可能要推翻重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躺下时,t恤下摆上移,露出了一小截腰身。在宽松的t恤下,那一截腰身显得特别纤细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封的目光落在了那一截纤细上,停留了几秒又绅士地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柏林现有的犹太人纪念馆已经成经典的设计案例了,一味地使用混凝土和直线会和犹太人纪念馆的相似度太高。珠玉在前,这个项目挑战挺大的。”柯怡叹了口气看向南封,却发现他好像在看着别处出神,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南封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接个语音。”南封把对方发起的视频聊天改成了语音,然后走向阳台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点了点头,继续看资料。她忽然想起自己从昨晚开始就没碰手机,也不知道边册发消息给她没有。构思草图的时候很辛苦,她不敢看手机,怕一看到他的消息、听到他那仿佛什么事都有他在的语气就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阳台上,南封接起了语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不方便吗?”是宋雅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封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德国那儿现在应该是晚上,你在外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宾馆跟柯怡讨论图纸。”南封的声音依旧很温和,可是比起刚才,却像少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跟柯怡在一起?”宋雅的声音似乎高了一点点,“好久没见她了,让我跟她打个招呼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封下意识地转身看向房间里的柯怡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她居然睡着了,电脑还在身上,没有盖被子,甚至连笔还拿在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慕尼黑是夏天,宾馆里的空调温度开得很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次吧,我还有些事,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雅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,语音就断了,她从南封的周到和礼貌里感觉到了淡漠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里的慕尼黑很安静,酒店房间的灯光很柔和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睁开眼睛的时候先是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看了看外面的天色。看到还是黑夜,她松了口气,随后她看到了坐在她图纸前的南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记得她是躺在床上抱着电脑睡着的,可是现在电脑却在南封手上,而她身上盖着被子,头下枕着枕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样子他是熬了一整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五点了,再睡一会儿吧。”熬夜使得南封身上常年整齐的衬衫有些皱,多了些居家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睡着了还让人帮她盖被子,柯怡的脸红了。她用手掩着唇干咳了一声,缓解自己的尴尬,然后说:“可是天亮就要见泰勒女士了,我还没什么成形的想法。”她是被惊醒的,那一瞬间的亢奋过去后,随之而来的是困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仔细想了想,你的想法其实已经有了,而且这只是个加分项,并不是跟aj事务所合作的必备条件。睡吧,剩下的到时候再谈。”南封不仅整理了柯怡的想法,还多做了很多功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番话配上他舒缓的声音,让柯怡的心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在困得不行,她几乎一下子就妥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也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封站了起来,关掉了台灯,转身朝她笑了笑说:“好,晚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亮后,柯怡和南封按照约定的时间前往aj事务所,见到了泰勒女士。

        泰勒女士今年五十岁,长着一头及肩的金发,气质出众,也带着大师古怪的性格,还有些不苟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得知柯怡是设计师后,她看了看南封问:“你们是恋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和南封相视一笑。从共事到现在,他们已经无数次被人这样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柯怡澄清得有些急切。她笑着对凯特小姐说:“请告诉泰勒女士,我们只是上下级关系。南先生是我的老板,我能成为这个公司的设计师是靠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泰勒女士的英语并不是特别好,而且她有个习惯就是不管对着谁,在什么场合下,都只说德语,所以翻译的工作完全交给了她的助理凯特小姐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完了凯特的翻译后,泰勒女士竟然露出了笑容,说:“建筑界的女设计师不多,靠自己能力的更少,我很欣赏自强的女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    维护女性设计师的地位,是每个设计领域的女性大师都在做的。她们正在努力证明,在设计师这一行,不分男女,女性设计师也能适应高强度的工作,也能操作机器,下工地,爆发创意和灵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柯怡做设计以来一直坚持的信念。

        趁着机会,她跟泰勒女士谈起了柏林战争纪念馆的设计。没想到她竟然跟泰勒女士的想法不谋而合,都是想用曲线去营造肃穆、引人反思的氛围。只是她的想法只有脑中一闪而过的灵光,而泰勒女士已经有了具体的构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师果然就是大师,是她学习和追赶的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共同的话题,接下来的谈话变得很愉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走的时候,泰勒女士甚至还给他们推荐了慕尼黑一个有意思的集市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aj工作室,柯怡问南封说:“这次合作你有几分把握?”她脸上还带着跟泰勒女士谈话时的笑容,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七八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知道南封说的七八分基本上就是八九不离十了。他是个谦虚的人,从不把话说得太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给了个“了解”的表情,问:“我准备去泰勒女士说的集市上看看,你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了。”南封看了看手机,语气里难得流露出了一丝无奈说,“宋雅来了,让我去机场接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意外地挑了挑眉毛问:“她是特意来找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封没有说话表示默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起宋雅,柯怡那刚刚得到了大师指点的兴奋劲一下子没了。她没有掩饰自己对宋雅的不喜欢,夸张地摊了摊手说:“好吧,那我自己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封被她的样子逗笑了,勾起唇叮嘱说:“那你自己小心,有事打电话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个集市距离aj事务所不算远,柯怡走了十多分钟就到了。集市上有很多新奇的东西,有的是当地的特产,有的是摊主自己做的手工艺品。

        才逛了一半,柯怡就发现这个集市卧虎藏龙,怪不得泰勒女士会推荐。她慢悠悠地感受着德意志风情,在小摊上挑选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当礼物回去送人。就连午饭,她也是在集市旁边的餐厅里解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三点左右,柯怡走累了想要打车回去,忽然发现钱包不见了。她往回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那只是个零钱包,她的重要证件,比如护照之类的都锁在了宾馆的保险箱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即使这样,柯怡依旧碰上了很大的麻烦。这里距离宾馆还有二十分钟的车程,她没有打车的钱,又语言不通,根本没办法找路人求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好打电话给南封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接通,传来的女声让她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柯怡吗?”是宋雅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宋雅,我找南封,能把手机给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封现在不太方便。柯怡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白天的接个电话有什么不方便?

        宋雅的声音像少女一样清脆,笑嘻嘻的语气很讨喜,可是她却听出来这是示威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女人才能感受到的示威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在异国,丢了钱包,语言还不通,柯怡缺乏安全感本来心情就不好,宋雅这番示威更是让她烦躁。她压抑着心中蹿起的怒火,平静地说:“宋雅,我找南封真的有事,能帮我叫一下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啊柯怡,他现在真的不方便接电话。要不然这样吧,我让他一会儿给你回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雅的话音刚落,柯怡就挂了电话,看向街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客气的态度已经是她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她的运气不错,十几分钟后遇到了一个中国留学生给她指了路,还给了她打车的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多了。路过南封房间时,她敲了敲门,并没有人回应。他还没有回来,而宋雅说好的让他回电话,到现在也没回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六点半的时候,柯怡房间的门被敲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来了?”打开门,柯怡拢了拢长发,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封也对她露出了笑容,语气温和地问:“几点回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笑得更深了:“四点多吧,你几点接到的宋小姐?”

        目光相触的时候,宋雅也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战争才刚刚开始,她们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点多吧。”南封回答说,“今天酒店没房了,宋雅说不想一个人住到其他地方去,能不能让她跟你睡一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。”柯怡回答得毫不犹豫,好像根本没有思考过一样。她脸上依然带着笑容,拒绝得特别坦然,特别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封似乎根本没想到她会拒绝,非常意外,眼中带着询问。他知道她不是无理取闹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宋雅没有生气,反而乖巧地说:“怕我打扰你吗?一会儿南封还要带我出去呢,我就回来睡个觉,会很安静的。”她应该早就想到会被拒绝了,却没想到柯怡拒绝得那么直接痛快,连假装犹豫,找其他理由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宋雅本来就比柯怡和南封小很多,刚刚二十三岁,个子娇小长相甜美,这样一对比,打扮成熟、目光并不友善的柯怡就成了个不好相处的大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也不在意,还笑着补充说:“我就是不喜欢跟不熟悉的人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她看着南封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封还是那副温和斯文的样子,脸上看不出愤怒,也没有丝毫尴尬,眼中带着面对柯怡时惯有的包容和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几天是很累,需要好好休息。”说完后他对宋雅说,“你睡我房间,我去附近的酒店住,晚上就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宋雅眼中闪过的不甘,柯怡唇边的弧度变大,赞同地说:“这个主意很好,问题都解决了。宋雅,实在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她关上了门不再管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过多久,她的房门再次被敲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开门,发现南封一个人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不到三十岁就在国内的建筑圈小有名气,虽然也像许多设计师一样有些小毛病,却是个很随和的人。他们是很多年的朋友,所以他从她对宋雅的态度里能看出一定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看了眼隔壁关着的房间门说:“今天下午我的钱包被偷了,我打电话给你是宋雅接的,说你有事不方便接。”话末,她冷笑了一声,意味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人没事就好。”南封沉默一下,说,“我替她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好笑地说:“你们现在还不是恋人吧?你为什么要替她道歉?不过,她都找到慕尼黑来了,看来你们也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封没有回答,只是目光在不动声色中变得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慢慢收起了脸上的笑容,语气变得正经起来说:“趁着你们还不是男女朋友,我站在朋友的立场想告诉你,我不喜欢宋雅,她配不上你,以后就算你们在一起了,我也没有办法接纳她成为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很少有跟他这么严肃说话的时候,连气氛都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南封在这个时候笑了,笑得很温和。他的语气就像以前那样亲昵:“我父母确实想撮合我跟她,但你知道的,他们左右不了我的决定。你要是不喜欢她也不用勉强自己,我们明天就回国了,你不用跟她相处太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语气就像之前她因为加班改图纸而烦躁,他宽慰她说再熬一熬就好,之后给她休假一样,柯怡觉得心里很暖,也觉得有些歉疚。她叹了口气说:“让你为难了。放心吧,我跟她的交集不多,以后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多。你酒店找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封笑着安慰她说:“我之前留意过,隔壁大街上有一个。我打电话问过了,那里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小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的房间靠近走廊尽头,南封没走几步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。她正准备关门,却听到隔壁的门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宋雅碰面,看着她脸上不再带着笑容,柯怡保持着半关门的动作,探出了半个身体,先笑着开口说:“小妹妹,告诉你,姐姐有男朋友了,别再玩这种低劣的小手段了,小心让南封反感。”不屑的语气竟然和某人相似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她不看宋雅气红了的脸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该解释的也解释了,至于宋雅听不听得进去她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回国,三人一起,柯怡一路上没有跟宋雅说过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落地的时间是下午两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南封和宋雅分开后,柯怡一个人打了车回去。她只告诉边册她今天会回来,却没告诉他航班号。不是她不想见他,不想他接机,而是因为她晚上还要参加大学导师的聚会。如果他来接机,说不定她今晚就去不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她太想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回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,五点多到达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毕业设计导师是何教授,最后一年跟着何教授她学到了很多。其他六个是她的同班同学,也都是何教授的得意弟子。毕业设计让他们七个人的大组建立了非常好的关系,固定每两年就会和教授一起聚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柯怡,还以为你又要迟到呢。”孙羽先是他们毕业设计组的组长,现在在一家很有名的工装公司做设计总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,我可是为了这次的聚会特意从德国赶回来的。”她笑着拿出准备的礼物分给了大家,然后说起了自己去aj设计师事务所见泰勒女士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教授今年六十二岁,是个很圆润很精神的老头。听柯怡说完,他欣慰地笑着:“泰勒的思想很前卫,创意也很大胆,说不定下一个普利兹克建筑奖的女性得主就是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个毕业设计大组一共三女四男。包括柯怡在内的三个女性,一个嫁了个很好的老公,成了全职太太,一个转行在某商场做企划总监,只有柯怡在毕业后坚持做了设计。不过虽然选择不一样,但是她们都过得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个男性倒是都还在设计圈内,只不过有一个继承了家里的公司成了甲方,有一个专心搞起了学术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过三巡,气氛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记得去年有一次去竞标,碰上了柯怡,我想着同门之间终于能有一次竞争了,但是又想会不会伤了同门情谊,到时候柯怡跑到教授这里来告状。谁知道柯怡一点情面都不留,在我后面讲标,一边说自己的,一边还要提到我刚才哪里说得不合理,哪里都是假大空。气得跟着我来的设计师一直在骂她,要不是我说那是我同门,他说不定都要去打你了。”江复一直是他们几个里面最活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毕业以后去了n市发展,柯怡也没想到会碰到他。她端起了酒杯,开玩笑说:“江复,不多说,喝了这杯以后别记我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复继续说:“最让我气不过的是,甲方是杨聪!欺负我在n市消息不灵通。当年的同门成了我的甲方,说出去够底下的同事们笑了,早知道我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聪就是他们中继承了家里的公司,成了甲方的那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听完都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群做乙方的人面前,成了甲方的杨聪每次都是众矢之的。甲方是什么样的存在,做乙方的都懂,那是他们的“金主爸爸”,谁还没被“金主爸爸”虐过百八十遍呢?

        江复说完,杨聪认命地起来敬酒赔罪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饭已经将近八点。把何教授送回去,他们七个决定再叫些人去唱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柯怡,刚刚教授在我没好意思问,你现在怎么样?还是一个人?”刚进包厢坐下来,卢雯雯就挽上了柯怡的胳膊。大概是因为成了全职太太实在没事,她特别关心柯怡的情感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说好了一样,顾夕坐在了她另一边,左右夹击:“是啊,我们刚刚不提也是怕教授替你操心。你年纪也不小了,不会还没忘了陆隐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夕就是成了商场企划的那个,说起来也是甲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们三个当年的关系特别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被她们的样子逗笑了,看着她们关心的样子居然不好意思开口告诉她们,她已经有男朋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卢雯雯又低声说:“柯怡,你别生气啊,我们刚刚偷偷叫了陆隐来。你当初有多喜欢他我们是知道的。这么多年你为他一直拖着,我们也心疼。听说他还是单身,说不定你们能旧情复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叫了陆隐?”柯怡挑高了眉毛,哭笑不得地说,“谁说我这么多年一直为他拖着的?我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卢雯雯打断他说:“你单身这么多年难道不是因为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确实是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他也不一定会来。江复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好像在实验室。”顾夕安慰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柯怡想要告诉他们,她已经有了男朋友的时候,有人陆续进来了。很久没见的同学和校友开始互相打招呼,气氛热烈,她就没机会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知道他们叫了陆隐,不知道在陆隐面前说了什么,柯怡就变得心不在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她真的放下陆隐了,但是不代表放下了就能再当朋友,他们还是适合当陌生人再也不要见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好在他到现在都没有来,应该是也觉得尴尬,不会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手机收到了条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是边册发来的,柯怡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这个点了还不告诉我几点的飞机,是不是外面有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能想象到他的语气和挑眉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回来了。”她把ktv地址发给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接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唱完歌回来的顾夕勾上了柯怡的脖子,不到三十岁就成了商场企划部总监,她的气场很强,浑身透着一股精英的气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坐这儿不唱歌?今天他们叫了好几个优质男青年呢。有我们同届的,也有咱们的学弟,都不比陆隐差。”她的语气像是在调侃,动作却很亲昵。虽然她现在转行了,但是在商场做企划也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跟柯怡属于一类人,所以也更心疼她。柯怡为了一个男人耽误了那么多年,她却能周旋在许多男人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卢雯雯附和说:“就是啊,你不去跟别人多交流交流还在这儿发消息,跟谁啊?不会又是客户吧?”相比顾夕的强势,卢雯雯就很甜美、很贴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终于有机会说了:“是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卢雯雯和顾夕都是一脸惊讶,“你有男朋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孙羽先、江复、杨聪还有宋泊远都知道了,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逼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手机响起来,柯怡才松了口气说:“我男朋友来接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他们好奇的样子,她无奈地笑了笑说:“你们要是想见就跟我出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他们六个人丢下了叫来的同学和校友,跟着柯怡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一眼就在七个人中找到了柯怡,他原本正开着车窗,一只手臂架在上面,懒懒地看着ktv门口,嘴里吐着烟圈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少抽烟,这时候却不得不抽,因为等人的时候太难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么大的阵仗,他掐了烟下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穿着一件带字母印花的白色t恤,下身是一条牛仔裤,一身浅色,乍一看还挺容易相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柯怡,这是你男朋友?”孙羽先最先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边册朝他们走来,朝柯怡笑了笑,他们就确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柯怡,你男朋友好高啊!太帅了吧!”卢雯雯低声惊叹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还沉浸在边册刚才的那一笑里,那双眼里像是有敏捷漂亮的豹子飞奔而过,惊艳又惊险,尤其是她从他的笑容里看到了恶劣,更是觉得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大概要找她算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我们是柯怡的同学。我们几个当年毕设是一个组的,关系特别好。”孙羽先作为娘家人首先开口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朝柯怡伸出了手,柯怡很自然地把手递了过去,然后随着他的力量站到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让我来见亲友啊。”边册眼中带着调侃的笑意看向她说,“不跟我介绍介绍?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还在回味刚才手被他干燥温暖的手包裹住那一瞬间心中的悸动,又对上他了漆黑危险的目光,她慢半拍地介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的耐心特别好,看着她一个个介绍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却越介绍越心不在焉,因为他握着她的那只手正暗暗撩拨着她,摩挲着她手腕处敏感的地方,让她的脸越来越红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她介绍完之后,他笑着说:“多谢你们对柯怡的照顾,改日请你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平时对人是什么态度柯怡是知道的,看到他这么对她的同学们,柯怡的心情特别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夕拿出了谈工作时的气场说:“谢我们是应该的。柯怡做毕业设计那一年,我们没少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夕说得隐晦,边册却一下子想到了,他再次说了声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雯雯满意地笑了笑说:“好了,我们也算看到你了,快把柯怡带回去吧。她今天下午才回国,应该很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六个人的目送下,柯怡上了边册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他们离开,剩下六个人说起边册都是一副满意的样子。就在他们转身要回去的时候,另一辆车开了过来,从车上下来了一个熟人——陆隐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了车之后,边册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很满意他对她同学们的态度,又实在是想他,就先服软,问:“你是不是生气了?”毕竟的确是她冷落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笑了一声,说:“我还以为被你玩了。”她走得那么匆忙,回来也不告诉他航班号,他确实生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脾气上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柯怡想着要怎么补救的时候,边册忽然把车停在了路边转头说:“是不是我太惯着你了,让你觉得我很好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话尾上扬的语调让柯怡的心跟着提了起来,倒不是害怕,而是紧张和自省之中又掺杂着一点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意识到这时候不应该高兴,柯怡暗自端正了一下态度,说: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我就是高兴惯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边册那低沉的声音收尾,柯怡感觉到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片阴影,随后唇边传来了一阵温热柔软的触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轻轻地吻了吻她,说:“累了吧?现在送你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大反转的态度和温和的语气让柯怡猝不及防,心都随着变得柔软起来。出差几天,她一直都是一个精英的样子,此刻却格外想当一个小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上他的视线,她笑了笑,有些娇气地说:“好,我确实很累了,特别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见毕设小组的同学,柯怡今晚打扮得很精致,一头长发搭在肩上,突出了颈项优雅的曲线,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,神态中带着见过泰勒女士后还没完全消散的干练和自信,比平时还要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的目光变得幽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确定关系之后,还没有来得及感受恋人之间的温存就迎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小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慢慢地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,似乎有些艰难,然后朝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说:“安静点儿。”说完,他重新发动了车子,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别之后,在缱绻的氛围中,他觉得她的声音都是在撩拨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感觉到了他蕴藏在眼底的热度,心跳得微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车窗灌进来的风让车里的温度降下来了一些,也让放松下来的柯怡昏昏欲睡。没多久,她的手机铃声响起,惊扰到了车里的宁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睡着的柯怡猛然睁开眼睛,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打电话给她的是设计组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了看边册,犹豫了一下说:“好的,我一会儿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后,边册先于她开口问:“工作上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嗯了一声,她感觉到了他身上散发出的“不满”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才刚出差回来,一刻都没休息。这么晚,就非你不可了?”边册没有减慢车速,反而加快了,非常强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做这一行,加班是习以为常的事情,接到电话的时候柯怡并没有什么负面情绪,她也没想到边册会这么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项目出了点问题,我是负责人,当然要过去看看。”她说,“你把我送去公司就回去吧,我到时候自己回去,不会太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温和的语气让人没办法拒绝,边册却没有立即表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侧面看过去,柯怡只能看到他侧脸冷峻的轮廓,却看不清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她微微歪着头看着他,简短的一个语气词里能听出讨好和哄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外移动的光影映在了她带着笑的眼睛里,像一颗颗流星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是出现在边册的余光里,也够吸引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沉默了一会儿,终于招架不住,开口说:“我只是心疼女朋友。”自己捧在手心疼的女人凭什么这么晚去给别人加班?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心里很暖,笑着说:“放心吧,不会很晚,而且我也不是很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很累?明明刚刚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没有拆穿她,忽然在路口调了头,不容拒绝地说: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到公司的时候,一整层只有他们设计部灯火通明,不管男的还是女的都是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!你来了!”柯怡的助理小孙早早地在等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不在的时候,很多事情都是小孙在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孙的声音让大家都抬起头来,就连两个在吵架的设计师都停了下来,大家好像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个项目不是小吴在负责吗?我记得在我去出差前不就定得差不多了吗?”柯怡走向在吵架的两个设计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其中一个就是她口中的小吴,另一个是协助他的设计师,两个人在公司的资历都很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都是按照客户的要求来的,客户之前还挺满意的,可是方案发过去后又让我们改,我们按照他们说的改了两个版本了,他们都不满意,然后大家就为了新的方案吵了起来。”小孙跟在柯怡身后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很多设计师骨子里都很倨傲,觉得自己的设计就是最好的,别人不喜欢只是不理解,所以吵起来的情况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是他们了,就连柯怡也经常会在南封拍回她的方案的时候据理力争,跟他在办公室吵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你们把现有的想法整理给我,包括改的两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边册一直安静地跟在柯怡身后,看着她工作的样子。他忽然想起那次讲标时的情景,她认真从容的样子很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原本站在阴影里,随着走动,来到了光亮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个子高大,那双眼睛还毫不避讳地黏在柯怡的身上,存在感很强,很难让人不注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是——”小孙前三个字刚出口就想起来这个男人是谁了,她帮忙查过他的资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来陪他们老大加班,关系绝对不简单,她眼中露出八卦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肖叶忽然叫了起来,说:“我认识!这是老大的陪跑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陪跑人”这三个字让柯怡想起了自己当时陪跑被撞见时说的谎,尴尬地看了看边册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朝她挑了挑眉,唇边勾起一抹调侃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孙莫名其妙地看向肖叶说:“什么陪跑人?这是边先生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干咳了一声,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,正式介绍说:“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男朋友边册。”他们从确认关系开始几乎没有正经地约会和相处过,她居然一个晚上相继把他介绍给了自己的同学还有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根本没有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愣了几秒,就算是已经猜到了的小孙也很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其中有人见过边册,有人在网上看到过边册的照片只有个模糊的印象,经过柯怡这样介绍,大家终于知道他们老大跟有名的土豪谈恋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之后就是一大拨的恭喜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在网上名声很大,大多是说他不给人面子、不好相处之类的。再加上人家是土豪,大家对他都有些顾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谁不怕死地说了一句:“之前网上传老大和秦放绯闻又澄清的时候大家还在惋惜呢,原来老大已经有这么好的男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传绯闻这事毕竟不怎么好,柯怡瞪了那个不怕死的,然后看向边册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忽然靠近,俯下身在她的耳边说:“秦放那条澄清的微博是我让他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他让秦放发的,柯怡有些感动。她记得那时候她辞了陪跑的工作,跟他并没有什么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事,等风平浪静以后,偶然知道的真相会比当时知道更加惊喜和感动。她朝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样亲密的动作让大家开始起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是老树开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设计组终于不是整个公司单身率最高的部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沾沾喜气,我也想脱单!”

        最震惊的大概是肖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也没想到老大的那个陪跑人居然是边册,他居然见过边册却没认出来。那么他们经常遛的那条狗应该就是网红狗,边册的爱犬金坷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的反应让柯怡难得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随即板起脸说:“正经点!赶紧改图,还想不想早点回家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!”大家立即各回各位,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一边看之前的两版设计和甲方的修改意见,一边跟两个设计师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边册在她身后,曲起一条腿靠在一张空办公桌边看着她,让她总是分心。而且大家虽然都在工作,但是偶尔看过来的八卦的目光也让她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过了十来分钟,她终于受不了了,拿了一份图纸说:“你们把这些都发到我邮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回了办公室,边册当然是跟着她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进柯怡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嘴角始终噙着一抹笑,四处打量着,像是对这个充满她气息的地方十分感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把办公桌上的文件清理了一下,空出整张桌子,然后把图纸摊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意识到边册依然站着,她抬起头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今晚估计会到很晚,要不然你先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边册收回了打量的目光,看向她说:“我就在这儿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先坐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开始看图纸的时候,起初,柯怡总是忍不住时不时抬起头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坐在沙发上低头玩着手机,沙发旁的落地灯把他笼罩在了暖色的灯光中,手机屏幕冷色的灯光微微把他俊美的脸照亮,乍一看上去有种静谧的气质,可是再仔细一看,他那随意曲起的腿、支着下巴的手臂,还有白色t恤掩饰不了的身材,漂亮得如同一只蛰伏的豹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总能感觉到柯怡的目光,每每柯怡看过来,他就会抬头,朝她勾唇,露出散发着男性荷尔蒙气息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知道他当过兵后,柯怡才知道他这么敏锐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专心一点。”几次目光相触后,边册提醒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收回了目光专心对着图纸,脸上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    渐渐地,她静下了心,办公室里只有铅笔笔尖划过纸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柯怡终于有了些想法,抬起头想要叫外面的设计师进来开会的时候,才发现边册依然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困了吗?”她关心地问,“要回去,还是在这儿睡一会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。”边册看起来依然很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猜到她大概还要很久,他问:“要不要吃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正好我找他们进来开个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边册出去后,柯怡叫了几个人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我第一次见男朋友陪加班的,边册跟网上传的不一样呀。”小孙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笑了笑,她是不知道他当初对她有多恶劣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晚边册的出现让加班那么久、状态特别不好的设计组像打了鸡血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很羡慕,如果他们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能陪着加班,他们还能再熬一整夜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开会。”柯怡的声音打住了大家的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开会,几个设计师碰了个头,发现大家想到了一块儿去。大体方向都一致,剩下的就是一些细节的讨论,进行得很快,也很顺利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束的时候,柯怡给大家打气说:“这次要是甲方还不满意,我就去跟南总说我们尽力了,让甲方找别家去,赶紧改完大家回去睡觉。”虽然甲方是“爸爸”,但是也不能任由他们反反复复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出去后,柯怡站在办公桌前,看着桌上涂涂改改过的图纸,终于露出了疲惫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刚刚落地,到现在她的时差都没来得及调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外面热闹起来,她知道边册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又关上,她也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她被人从背后拥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来了?”她放松地靠进了那个宽大的胸膛里,低低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累吗?”边册的手从背后搂住了她的腰,整个人贴着她的后背,头靠在她的颈间,高挺的鼻子细细地摩挲着她白嫩的肌肤。柯怡慵懒的声音和放松的状态让气氛顿时旖旎起来,他亲了亲她的耳朵,随后轻轻吻着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轻柔的动作让她眯起了眼睛,这种疲惫的时候,她非常需要他的慰藉,有男朋友陪着加班确实很有动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转过身,手环上他的脖子,主动吻上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    凌晨的s市很安静,浓郁香醇的咖啡味在办公室里弥漫。

        情意绵绵的亲吻被蓦地响起的敲门声打断,柯怡紧张地从边册怀中弹开,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,又检查了一下边册的,见都没什么问题,才调整呼吸才说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孙进来的时候,边册已经坐回了沙发。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柯怡,发红的嘴唇带着餍足,眼底却透着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这是他们改了一部分的图,你看看方向对不对?”小孙不知道是从柯怡神情里,还是从她红润的两颊上看出了什么,飞快地放下图纸就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觉得自己以后在公司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倒是没有一点不好意思,他站起来,征求她的意见,说:“我抽根烟?”他的声音比往日里还要低沉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隐约觉得他这根烟是为自己抽的,柯怡的心跳又加快了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边册走到窗前点了根烟,他没有烟瘾,平时也抽得少。可是跟柯怡在一起后,他抽烟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袅袅升起的烟雾勾勒着他鼻梁的轮廓,窗玻璃有些虚幻地映着他的镜像画面,一切都静谧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此之前,柯怡从没觉得一个男人抽烟的样子能够这么有魅力,弥漫过来的淡淡的烟草味也让她清醒冷静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凌晨快四点的时候,图终于改好了,由于甲方特意要求看效果图,所以还要发给外包公司做效果图。

        和边册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,柯怡感觉到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,明明一个个都顶着黑眼圈困得不行,眼睛却发亮,还偷偷地笑着。尤其是小孙,目光来回在他们两人之间,十分暧昧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假装镇定,若无其事地说:“好了,大家都回去休息吧,把剩下的事情跟同事交接好,明天给你们放一天假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放假,大家欢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公司离开,刚坐上车,柯怡就睡着了,直到被边册叫醒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睁开眼看了看外面,发现这不是自己家,而是边册家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车。”边册解开安全带,先下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困意支配着的柯怡茫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走到副驾那一边,非常绅士地替她打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快五点天已经蒙蒙亮了,微弱的光亮穿透暗沉的夜空,给他线条冷硬的脸镀上了浅浅的柔光。一夜未睡,他的神色之中没有一丝疲惫,开车门的动作带着他惯有的漫不经心,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困得走不动了?要不要我抱你下车?”边册的双臂非常有力,把柯怡抱起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睡眼蒙眬间看到的就是他优雅的样子,柯怡的心跳慢了半拍,愣了一下才说:“不用了,我还不至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进门后,她换上了之前自己穿的拖鞋,那双男士拖鞋好像是专门为她准备的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指了指自己的卧室说:“去洗澡吧,我去看看金坷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冲了个热水澡后,柯怡终于舒服了一点,也清醒了不少。她后知后觉自己刚才被他绅士的样子蒙蔽了眼睛,被拐进了他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没有可以换的衣服,她套了件边册的t恤和大裤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衣服裤子都太大了,她原本姣好的身材全部都被遮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出去后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对着镜子犹豫了好久,然后打起精神,鼓起勇气,确认自己状态还不错,终于走出了浴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她磨蹭好久终于出来了,坐在床边的边册的目光先落在了她的脸上,随后移向了她雪白的小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充满男性气息的工业loft风格让女性的柔软娇嫩变得更显眼。她身上那件他的灰色t恤衬得她的皮肤白嫩得好像轻轻掐一下就能留下红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目光存在感太强了,柯怡越来越慌张,小腿发软,在距离他还有三步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很安静,她觉得自己好像落进了什么圈套一样,前面等着她的就是陷阱,可是她没有退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忽然轻笑了一声,打破这让柯怡呼吸都不顺畅的氛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马上都要六点了,你不要睡觉了?”他的语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调侃说,“我是怕没人照顾你,你以为我想做什么?还是你自己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的脸一下子红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站起来走到她身旁替她拢了拢头发,说:“睡吧,我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她想多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边册去浴室后,柯怡脱了鞋就钻进了被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的卧室,冷硬的灰色主色调显示着这里是一个男人的领地。躺在这张床上,不管是被子还是枕头上都是他的气息,闻起来淡淡的,实际上却如他本人一样攻击性很强,让她莫名地心慌,同时柔软的质感又让她很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他本人给她的感觉一样矛盾。

        躺着躺着,柯怡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人睡久了,对身边的动静很敏感,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,她感觉到身边有细微的动静,然后床塌下去了半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她落入了一个宽大厚实的怀抱,很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柯怡是被闹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觉到脸上痒痒的,她睁开眼,发现金坷垃的脸放大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吐着舌头,一双眼睛黝黑,不停地用脑袋拱着她,像是很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摸了摸它的脑袋,觉得很治愈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她看了眼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是下午三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起床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后出了卧室,发现边册正坐在沙发上打电话,腿上抱着一只看起来才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狗,金坷垃则懒懒地趴在一旁,用鼻子拱着小狗,画面温馨和谐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她,他指了指餐桌上的外卖,让她先吃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一边吃着东西,一边看着他,隐约听到他提到“航展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完电话后,边册问:“睡醒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点了点头,好奇地看着被他托在掌中的小奶狗,问:“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金坷垃不知道从哪里叼回来的。”边册一边说着,一边低头检查着小奶狗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刚刚睡醒没什么胃口,吃了一些后就走向沙发,在他的另一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狗在他宽大的手掌的衬托下显得很脆弱,看上去应该是只中华田园犬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坷垃显得很兴奋,好像把柯怡闹醒就是为了让她看自己叼回来的小宝贝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没有好看的血统,这只小狗看起来依然很可爱,尤其看着边册轻柔的动作,柯怡的心软得都要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办?收养?”她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柯怡很喜欢,边册把小狗抱给了她,说:“它太小,我又精力有限,已经联系了一个朋友收养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小的一只抱在怀里,软软的,柯怡的心也变得像棉花一样。要不是工作太忙,她都想收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大部分有能力的人还是喜欢买血统纯正、长得好看的狗,很少有愿意收养流浪狗的,你朋友人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边册摸着金坷垃的脑袋说:“其实金坷垃的血统也不纯,它是五年前我跟一个朋友一起捡回来的。”他似乎陷入了什么回忆,声音有些悠远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坷垃舒服得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好笑地拍了拍它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柯怡意外地抬起了头,金坷垃毛那么好,被他养得又胖又有精神,贵气十足,大家都以为它出身也不普通,没想到它竟然是边册捡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现在要收养这只小狗的朋友?”她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边册摇了摇头,摸着金坷垃脑袋的动作越来越慢:“那个朋友已经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柯怡虽然没有看到他的神情,却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了一种不常见的情绪——沉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应该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一个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逝者已矣,柯怡没有再问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