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章 f锋芒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小丫鬟也跟着哭喊:“阎夫人,怎么办,小姐她没气了呀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马车里面旋即陷入混乱之中,就连想来沉稳的林太医也焦灼的踱起步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新雅郡主就开心极了,她用力握紧拳头道:“死吧,都死吧,只要叶夫人死在林怡琬的手中,就算有战阎护着,她也根本就活不成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可不管外头的各怀心思,她迅速拿了几根银针给叶夫人止血,紧接着就去给没有呼吸的小女婴去做急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记得外祖父一本医书中曾经写过,刚刚出生的婴儿如果没有气息,可以利用全身按摩的方法,让她起死回生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一遍遍搓揉着她娇嫩的肌肤,哪怕手腕子酸疼无比,也没有半点的停歇。



        皇后虽然觉得可惜,但是却更加担忧林怡琬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么惊险的情况,属实不该她一个小姑娘承受!



        她忍不住哽咽开口:“阎夫人,能为叶家留下一个公子,你已经尽力了,如果姑娘保不下来,那是她没有福分,你不如就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饶是她沉稳坚定,却始终说不出放弃那两个字。



        终究还是一条小生命啊!



        她奔着母亲来到这个世界上,还没有瞧一眼世间的繁华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毫不犹豫打断:“皇后娘娘,不到最后一刻,我绝不会放弃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外头传来林太医有些颤抖的声音:“琬琬,先清理她鼻端的污物,再往她嘴巴里面度气,接连反复看看效果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照做,动作有条不紊。



        皇后看的震惊不已,她从来都没有想到,这世上还有这种救人的方法?



        往嘴里面吹气,真的能救回来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她万分煎熬的时候,她终于看到小女婴心口间有了微弱的起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欣喜大喊:“有气了,阎夫人,小家伙胸口在跳动呢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已经急的鼻尖都沁出汗水,她稍稍抬起头道:“这样还不够,得让她能够自主呼吸才行,不然,她依然逃不过一个死字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继续为小女婴度气,丝毫不敢有半点的停歇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叶夫人也已经有了些许的意识,她颤声呼喊:“女儿,我的女儿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皇后连忙上前抓住她的手:“妹妹别担心,有阎夫人在,你的女儿定然会没事的,咱们都要相信她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夫人眼泪簌簌落下,她哭着呢喃:“姐姐,求你要好好照顾这两个孩子,千万不要让她们遭受半点的委屈,这是妹妹唯一的心愿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皇后何尝不知道,她这是托孤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用力抱住叶夫人,用下巴蹭着她的脸颊安慰:“妹妹,你福大命大,老天爷保佑,不会让你有事的,你要亲自护着国公爷给你留下的这两条血脉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夫人浑身一颤,原本涣散的眼神渐渐聚焦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她要好好活着!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国公爷留给她的仅存血脉,没看到她们平安长大,她有何脸面去见叶家的列祖列宗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是有了要活下去的念头做支撑,她的面色竟是好转不少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边林怡琬对小女婴的施救也已经初见成效,她的呼吸也越来越起伏的厉害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她一巴掌拍在小女婴的屁股上,小家伙旋即就发出响亮的啼哭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哇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的气氛旋即沸腾起来,尤其是盛安帝更是眉开眼笑:“哭了,哎呀,又哭了一个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瞧着他那欣喜若狂的样子,战贵妃只觉得酸溜溜!



        宫里妃嫔生孩子的时候,都没见他这般开心过!

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为别人的孩子笑成这般模样吧?



        瞧着后槽牙都裂到耳根子后头去了!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,这么凶险的情况,只怕把他家的小姑娘给累坏了吧?



        回去得给她弄点好的补补!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皇后已经跌跌撞撞的把两个小婴孩都抱了出来,她满目含泪的说道:“皇上,叶家有后了,儿女双全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什么比迎接新生命最让人开心了,尤其还是在叶国公刚刚战死的情况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夫人的儿女双全,无疑是给那些忠臣良将带来了希望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纷纷涕泪交加:“国公爷有后了,他该瞑目了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他们跪在地上不断磕头,盛安帝迅速开口:“护国公夫人忠勇有加,并封为超一品诰命夫人,赐封号为淑德,赏赐良田万顷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!”偏偏群情激动的时候,就有不和谐的声音加进来!



        不是战义候战阎是谁?



        盛安帝看了他一眼,紧接着开口:“战义候夫人林怡琬敏慧有加,封为一品诰命夫人,享朝廷俸禄,另外再加上江南贡布五十匹,黄金千两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新雅郡主顿时嫉妒疯了,她不顾规矩的着急打断:“皇伯父,她一个害人凶手如何能受封呢?如果不是她,叶夫人也不可能命悬一线,她,她顶多算是功过相抵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面色骤然沉了下去,胆敢破坏他家小姑娘受封,她找死!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迅速开口:“新雅郡主,你如何就断定我家夫人是害人凶手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新雅郡主后背升腾起一阵阵的凉意,哪怕战阎十分可怕,但是她也必须要阻拦林怡琬受封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贱丫头而已,如何能成为一品诰命?



        她根本就不配!



    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道:“回禀侯爷,不但本郡主断定,就连京中的那些百姓也完全可以作证,如果不是你们战义候府的马车突然横冲直撞,叶夫人也不会动了胎气命悬一线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阎眼底闪过一抹复杂,好端端的马车怎会突然受惊!



        除非有人故意为之!

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侯府的马夫已经被禁卫军押上前来,他惶恐说道:“回禀侯爷,奴才驾马出府的时候,它并无任何不妥,应该是在途中,闻到了烈性的桑梓粉才这般暴躁起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不懂就问:“什么是桑梓粉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怡琬从马车里面走出来道:“是一种可以让马儿快速发情的药物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旋即明白过来,这是有人故意要陷害战义候府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新雅郡主面上闪过一抹心虚,她咬牙说道:“不管是什么粉,终归你伤了叶夫人害的她早产是事实,你不但不能受封,还必须要获罪!”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